首页 >>

闲说饸饹,晋城人是吃着这碗面长大的

2020-02-07 12:02:46 点击:603 马报今日特马结果小鱼儿心水主论坛

饸饹,在晋城人生活是再普通不过了

如果说我们晋城人是吃着饸饹长大的

估计没有人会反对

一生中,谁没吃过几百顿饸饹啊?

与拉面相比,饸饹更劲道,更爽口

与压面相比,饸饹更贴心,更暖胃

与剔尖儿、猫耳朵甚至抿圪斗相比

饸饹更软和,更有对牙齿的照顾

……

总之,饸饹的好处数不清

你看,晋城那些老字号的面食店,卖得最好的、生存时间最久的,一般都是饸饹店。

谁让咱晋城人好这一口呢?

饸饹有几种吃法?

从形式上来讲,饸饹大概有四种吃法吧?一是浇菜的,二是炒的,三是清汤饸饹,四是砂锅饸饹。

浇菜的种类就多了。火锅饸饹,花菜饸饹,酸菜肉丝饸饹,金瓜饸饹,豆角饸饹,杂酱饸饹,酸菜饸饹,烩菜饸饹……总之,能做出什么臊子(浇头),就能喊出多少种饸饹。那么,到底有多少种呢?谁能说得清?

炒饸饹大概分两种,一种是肉炒,一种是素炒。但是,要按荤素食材的不同,可能又会不断地分下去,无穷无尽了吧?

清汤饸饹呢?是以汤代替臊子,是由汤来判定的。比如牛肉汤、羊肉汤、猪肉汤……汤汤水水间,还真是没考虑过这“清汤”到底是什么汤呢?

砂锅饸饹,就是将饸饹放入砂锅中煮熟,又根据口味的不同,分了很多种叫法。比如砂锅排骨饸饹,砂锅炖肉饸饹、砂锅肉丸饸饹……

从内容上来讲,根据饸饹的材质,又可分为白面饸饹,三合面饸饹,榆皮面饸饹,玉米面饸饹,荞麦面饸饹等等。

花菜饸饹是晋城的“土著”饸饹

晋城向来是个开放包容的地方,不排斥,能吸收。作为太行山的“孔道”“要塞”,南来北往的必经之所,几百上千年来,各种饸饹在此汇集,形成了空前的“饸饹大家族”。

但是,虽然品种繁多,窃以为,花菜饸饹才是晋城的“土著”饸饹。

红萝卜丝、土豆丝、绿豆芽组合成了“红、黄、白”的色彩,再添加上酱色的肉丝和绿色的香菜(或者是绿色的豆角丝),五种颜色的搭配,“花秃噜噜”的,可不就是“花”菜嘛!

花菜饸饹即使是临近的长治也很少见,应该是晋城人的“土著”饸饹。花红柳绿间,传递着晋城人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之情。

饸饹是军人的发明

饸饹是一种古老的面食。早在明朝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里就写过饸饹,不过,他老人家用的是“河漏”一词。而李时珍讲的饸饹又引自元代王祯的《农书·荞麦》,“(荞麦)北方多种。磨而为面,作煎饼,配蒜食。或作汤饼,谓之河漏,以供常食,滑细如粉,亚于麦面。”清代以前,饸饹都叫“河漏”,据说,饸饹一词是康熙皇帝改的。

饸饹应当源自战争,是军人发明的。据说,最早的饸饹是打仗时,负责军队供给的炊事班把牛角打好眼,和好面以后放进去,用木杵子压出来。这样煮好的面,既迅速,又禁饥,有利于战士们迅速投入战斗。其功效与东周和大阳一带流行的馔面十分相像。

随着实践的不断拓展,军人们又发明了饸饹床这种工具,一次就可以压出几十甚至上百斤饸饹,足够几百人食用。战争结束后,这种叫做饸饹的面食就在当地留了下来,成了百姓的日常饮食,一直到今天。

前些年,有人造出了一种简单实用的家用饸饹床,销量一下子看涨。于是,你看吧,那些天南海北的晋城人,在离开太行山的时候,行李中多了一个叫做饸饹床的物件。

不管走到天涯海角,饸饹床一架,故乡就到了眼前,家的味道就进了胃里。

来源:红果新闻

版权声明:以上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和原载媒体所有,仅供学习以及非商业分享之用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,烦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

文章来源:香港马会官网

标签:66078香港马会王中王,红姐白姐图库,660678王中王开奖结果,四不像图,香港王四不像图